首页 >> 智信和动态 >> 政策快报

智信和快讯丨【税案】税务行使代位权,追缴欠税上千万!

发表时间:2023-07-25 浏览:208 来源:本站

法律对欠税企业怠于行使债权有约束

如果存在欠税的企业有到期债权而不行使,对国家税款造成损害,税务机关可以代替企业行使其债权。

税收征管法第五十条规定,欠缴税款的纳税人因怠于行使到期债权,或者放弃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或者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而受让人知道该情形,对国家税收造成损害的,税务机关可以依照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行使代位权、撤销权。这在立法上规定了税收代位权制度,可以防止欠缴税款的纳税人怠于行使其债权而对国家税款造成损失。

代位权制度是我国合同保全制度中的一项重要制度,民法典对此作了明确规定。合同的保全是指法律为防止因债务人的财产不当减少而给债权人的债权带来危害,允许债权人对债务人或第三人的行为行使撤销权或代位权,以保护其债权。

合同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代位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债权人行使代位权的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第七十四条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撤销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

2021年合同法废止,有关规定写入民法典。民法典第五百三十五条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债权或者与该债权有关的从权利,影响债权人的到期债权实现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对相对人的权利,但是该权利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代位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到期债权为限。债权人行使代位权的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民法典第五百三十八条至第五百四十条分别就债务人以放弃其债权、放弃债权担保、无偿转让财产等方式无偿处分财产权益及低价转让财产等,影响债权人的债权实现的情形,作出“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的规定。这意味着税务机关行使税收代位权的法律依据更为完备。

青岛税务部门遇到欠税企业失联等难题

几年前,青岛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经查依法作出税务处理决定,要求辖区内某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L公司)补缴税款2000余万元(不含滞纳金)。DL公司收到《税务处理决定书》后补缴税款450余万元,但后来没了音讯。稽查部门依据税收征管法规定对该公司采取了税收强制措施,但未能足额追缴有关欠税。

怎么办?面对难题,稽查人员进一步调取分析DL公司与其法定代表人、股东之间的资金往来数据,发现该公司存在原始股东及变更股东抽逃出资的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DL公司应当要求这些股东依法补齐出资,但是DL公司并没有履行有关追款义务,有对股东抽逃资本怠于行使到期债权的嫌疑。依据税收征管法、民法典有关代位行使债权的规定,青岛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迅速调整工作思路,将重点转移到行使税收代位权,通过民事诉讼向企业有关股东追缴企业欠税上来。

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稽查人员研究发现,国内针对代位诉讼的案例少,运用代位诉讼思路追缴税款的更少,为数不多的有关胜诉案例也多为追回应收账款,尚无通过追回股东抽逃出资而行使到期债权的案例。具体如何操作,还需要深入研讨。另外,还有因两家被告企业住所地在外地而可能出现管辖权异议、诉讼费用支付渠道尚不明确、判决资金执行可能存在障碍等难题。

学习研究,制定预案,逐一解决难题

面对难题,青岛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积极研究,制定预案,分步行动。

在分析总结代位诉讼案例的基础上,该局组织研究如何严格根据法律规定,通过代替纳税人追回股东抽逃出资、行使到期债权追缴欠税。为此,办案人员加强学习民法典,吃透其中有关代位权规定,向法院咨询,并多次与税务公职律师及律师事务所人员联合研讨诉讼方案。

在讨论中,该局注意防范潜在的诉讼风险。比如,考虑到有两家被告企业在外地,为避免其以“住所地不在青岛”为由提出管辖权异议,该局听取税务公职律师及法院的建议,完善诉讼方案。再比如,该局作为民事诉讼的原告方,按规定应当先行支付有关诉讼和保全费用,但现行政策未明确支付渠道,DL公司又处于失联状态。为保障诉讼顺利开展,该局援引《青岛市税收征收协助条例》有关规定,进一步深化涉税协作机制运行,成功解决有关经费问题。

经过努力,该局于2021年7月作为原告向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得到受理。被告方提出地域和级别管辖异议,2021年7月,崂山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这一异议。随后两家被告公司提出上诉请求,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

为促进法院对有关税收规定和税收工作的了解,该局注重庭前证据交换和法庭辩论,及时向合议庭法官解释说明纳税人的欠税金额计算等税收专业知识,推进了案件进程。

2022年4月,崂山区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作出一审判决,支持税务机关的诉讼请求,被告方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同年11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针对判决资金“执行障碍”难题,探索法税联动机制,成功入库欠缴税款。为防止企业再度转移、隐匿资产,该局在诉讼启动后及时申请财产保全,联系法院执行局、委托律师赴多地调查,依法冻结了两家被告企业的银行存款、房产等资产。被告方要求调解并申请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税务机关通过法院执行入库税款1600余万元。

案件判决后,由于被告方未按照规定时间履行生效判决,2022年12月,该局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扣缴入库税款及滞纳金1022.9万元。至此,该案件累计追缴入库税款及滞纳金3000余万元。

————————

【读后感】

追缴公司欠税,最终追缴到抽逃出资的股东身上,这样的案例估计是全国首例。很多公司股东估计都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风险。

我整理了一下,有关股东出资及赔偿的相关规定如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2020修正)》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般情况下,股东出资期限未至,不承担赔偿责任。如果股东认缴期限已至,未按规定履行出资义务,应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但在以下两种情形下,未出资股东也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也就是股东出资加速到期。

一是破产清算阶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五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2020修正)第二十二条也有类似规定。

二是非破产清算阶段。根据《全国法院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简称“九民纪要”)满足两种情形之一:(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可以认定股东出资加速到期。

所以说,即使现在公司注册资本是认缴制,股东也部应该随意认缴天价注册资本金,一时虚荣口嗨,也许今后面对的就是真金白银的赔偿。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上一篇:智信和财税政策丨解读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

下一篇:智信和财税政策丨《支持协调发展税费优惠政策指引》发布